這是以前在交友網站跟一個前來搭訕的網友的往返留言:

 

Paul

「然而等了26個年頭 我依舊在這個島上
我想 這是我鬆懈學習的最大理由

進入這個圈子
認識第一個拿棒子敲我的人
讓我意識到
唯有努力才能擁抱幸福

有智慧有學識的人是我欣賞的
但我知道他們絕對不會欣賞現在的我

以我為主的人生戲劇裡頭
你的存在是上天給我的當頭第三棒
(話說第二棒也在淡江哩! 懷念淡水的日子)

這次真的得晚安了 Laughing

 

Pascal

「恩 如果你指的努力是自我充實那方面 那我會抱持非常高度的肯定
但如果你指的是努力追求對方 讓對方愛上自己

那我勸你的心臟跟EQ還有判斷能力要加強
我可不希望你成為我噓寒問暖 療傷的對象

雖然你已經願意當我的治療師了Very Happy

我跟處女座欣賞的型 還有精神上的潔癖方面很像 所以才容易被認作處女座的
不過我欣賞歸欣賞 處女指數太高的人 我未必處得來

你值不值得欣賞?
就外在而言 因為沒有data所以無從判斷起
在內在而言 我相信你絕對足以跟他們相互欣賞 相互分享

當然我不想讓話題在長相方面打轉
長得好看也好 不好看也罷 我還是跟之前一樣對待你
至於未來呢? 我想那距離現在還有好段時間
而且關於感情這檔事 要簡單可以簡單到 一個理由就喜歡一個人
要複雜也可以複雜到許多數不盡的參數供評斷與分析

我很榮幸當你的第三棒 至於我自己是常常被處女座的人施展打狗棒法啦Crying or Very sad
好在我也學會神行百變 北冥神功跟黯然十八首
所以進可抵禦 退可全身而返 還可吸收對方的知識跟優點為己用Very Happy
不用自宮練避邪劍法 也不用吸星大法損人內力
更不用 化骨綿掌讓人肝腸寸斷 心神俱裂Mr. Green

 

Paul

「基本上你得對我的努力多所肯定^^
我的觀念裡 愛情是種互補也是互惠 能夠吸引我的人肯定擁有我所缺少的特質
而我會想接近那些人 也絕對是因為我對那些特質的渴望 我想擁有!
編號1有我需要的穩重以及處事智慧
編號2雖然還沒見過面不過認識也半年了他有我需要的熱情奮鬥精神
編號3有我需要的活力積極進取態度

 

Pascal

「是啊 我得肯定你的努力 畢竟你曾說你欠缺勇氣
當你有勇氣跟決心踏出你認為困難的一步
我不應該預設立場 決定事情的成敗 
而應該冷靜地考慮有哪些不良因素是可以經由事前規劃而避免掉的
所以我支持你!! 也許不容易 但有努力過就不枉付出

我想接近哪些人呢?

1. 可愛的人 未必長得可愛才算可愛
而是他的人生觀 處事智慧有一種大智若愚 圓融的態度
不會太在意自己與別人 而做他認為應該做的事情

可愛弟算嗎? 恩 他看起來有點冷漠 理性 不苟言笑 但蠻專業識大體的
被我這種來歷不明的人 問東問西又夾七雜八閒扯其他內容而忍俊不禁
露出淺淺笑容時很可愛 其他方面不詳

光良 裝可愛裝清純 固然有可愛的一面
但我還是覺得他執著努力散發的傻氣 最讓我心動

寅成 第一眼看到他覺得他跟可愛這兩個字扯不上關係 就像我不會拿這兩個字形容黎明般
不過他幕前幕後 扭泥害羞 怕被問到尷尬話題 遭遇尷尬場面 渾身不自在的樣子很可愛
(圈內用娘或C來形容)

2. 成熟有內涵的人 成熟不代表老氣橫秋 也不會因此槁木死灰
而是知道什麼情況做什麼樣的表達很得宜
他會讓人很舒服 自然而然想親近 敞開心聊天
會給予適當的建議 但不強加於人
有自信但不傷人 反而讓人很安心 我的理專就像這類的
有內涵 多看書當然是加強內涵最好的方法 不過能有自己的見解更好
畢竟書是死的 人是活的 懂得活用書本的知識 轉化為自己的力量 才有意義
也不會排斥接受新觀念 甚至跟本身價值觀大相逕庭 也能客觀理解分析取捨
簡單來說就是open-minded啦 跟這個人親近就像閱讀一本好書般讓人覺得欣喜

3. 不世故鄉愿有自我風格的人
這就首推黎天王啦
也許你對他不熟 或對他的負面消息時有所聞
不過我認為他屬於這樣的人

有次他在台灣發國語專輯 他告訴他的fans他的專輯不好聽不要買!!
相較另一位在台灣很吃得開的天王 拿到好歌唱 可以賣到動輒5-60萬
唱芭樂歌 也可以靠他不墜的人氣而有基本的銷售
也許你聽得出來我在影射誰 我承認我不喜歡他
不過他的歌我也朗朗上口 畢竟這裡是台灣 而且他在香港也算紅

他是和善的天平 待人親切有禮的天平
偶爾發發大牌氣的天王 是不討人厭 但就是沒好感
雖然他也帥 但在我眼裡就是少了些個性
虧他還唱過真我的風采 黎天王比較恰如其份些

黎天王的原則:討論專輯作品方面的問題他很樂意回答
討論私人感情方面他就會不太高興 臭臉
當他的歌迷沒啥福利 會費貴 少來台灣 不辦簽唱會
所以很多比我資深的fans還拿不太到他的親筆簽名
但他的歌迷就是很死忠 我算晚進的後輩
我拿過處女集團的熊天平 許茹芸 光良的簽名
很多歌迷引頸期盼他來台灣開演唱會
但也有完美主義的他 認為他國語歌方面不太成熟
音響設備方面不夠表現舞台張力
唉 所以台灣以外的地方都有演唱會

他講過一句話 跟我想法一樣:「我知道我很難搞 也很難妥協一些事情
但我希望我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 而且日後不會後悔!!


4. 隨和好相處不拘小節的人 這比較像我平常提的高人
他雖然有時心思不夠細膩 而不小心讓我有不舒服的感覺
但想想有時候我太高度的原則跟要求 再怎麼向內 還是有輻射外洩的危險
還是不小心踩到地雷 這時候他多半都是體諒多餘計較
我又能說什麼呢?
當然如果可以進化成阿拓那樣 擁有一顆成熟善體人意的心
懂得照顧周圍需要幫忙的人 懂得第一時間安撫被父親刺傷心的媽媽 這樣會更完美

5. 有氣質的人 氣質有分書卷氣質 藝術氣質 眉宇間散發颯然舒爽的氣息
我最常栽在這樣的人身上
我當兵的學長跟我講 有些人就是天生長得有氣質 不過肚子沒有東西
聽到這句話時已經來不及了 不過總比沒聽過好
所以我現在會比較想知道對方懂些什麼 再去判斷他的外在跟內在
I want to judge a book not only by the cover but also by the content.

6
. 才華洋溢的人 才華應該不用我解釋吧
不過我希望他個性上 要不就走親和路線 要不就走性格路線
所謂的性格不是下巴揚起四十五度 目空一切的人
而是知道堅持 知道怎麼保護自己的才華跟自我卻不會傷到人的人

致如此吧」

Paul

「以上三號共通之處在於可以和我聊的來並且每次的對話都讓我有所進步
但我清楚知道這只是友情(1號差一點就成了愛情 呵呵)

至於我所說的努力 是指努力達到對等互惠的愛情
我渴望從對方那裡學得我所不足的
然而對方呢? 他能從我身上找到什麼? 這才是我該努力的!」

Pascal

「至於我會愛上什麼樣的人 我有我心目中完美的憧憬
不過我不想一輩子單身 所以我不會指望對方是那樣的人
只要讓我覺得OK即可 當然要讓我覺得OK說簡單可以很簡單
也許他就是帥 就是可愛 有形 就是讓人舒服 就是讓人傾倒
內在來說就是剛剛說的那些
更快的 就是很抽象的感覺 什麼樣的感覺會讓我有感覺呢?

這裡面的人來來往往 去去散散 真的讓我有感覺的人說實在很少
我常覺得我只是剛好性向一樣而已 但價值觀想法可說沒太大交集
當然我本身不會排斥任何人 如果是停留在朋友的層面
除非他用我反感的態度想打破這個層面

我記得今年三四月 有一個會法文也是處女座的網友來拜訪我
他有照 我看了沒什麼感覺
但我還是用法文留言給他 簡單自我介紹想交個朋友
結果他把我棒打了一頓 我現在還可以記得他對我說的話:

我知道你這個人 畢竟我也看過你的日記 也知道你很有才華
但總是花費時間在其他的地方而忽略自己的真實需求
因為怕受傷所以不敢談戀愛
也許我也跟你一樣吧 但現在我有我的規劃
作朋友可以 談戀愛很抱歉 我沒有辦法接受
不過我們可以交個朋友 改天用法文吵吵架也不賴!!


他先聲奪人地 把他的姿態擺高
其實我從第一個字到最後一個字都沒提到交往兩字
也許圈內文化 寫交朋友就等於想跟你交往看看吧 我猜
所以我把我的立場跟苦衷解釋了一番 也交換了MSN

結果有一次他心情不好 我安慰了他一下
他突然變了人似 說話的語氣跟口吻都不太一樣
我覺得怪怪的 我直接問 你不會對我這個人有意思了吧?
他一開始矢口否認 本想也許是我猜錯了
但他後來又更大膽點 要我作他的男友
跟我說:「像小巴這樣又懂法文 又可以陪我去日本的男友怎可不要呢?」

拜託 他自己訂的規則我可從來沒破壞過
莫名其妙被他約法三章 最後守住這些不平等條約的人反而是我
所以我一開始婉拒 後來對他強烈指責
畢竟我還是有我的牛脾氣

他後來想約我去東區逛逛 我那次很忙沒答應 其中有點齟齬
從此我們就幾乎沒什麼聊了
他現在在英國唸書 這是他本來的規劃 而且也死會了
如果沒有中間這些插曲 我相信現在還是很好的朋友

所以對我而言 我常常面臨一種殘忍的抉擇 不是愛人 就是眼睜睜看對方消失
我很羨慕有很多圈內朋友的人 奇怪為什麼他們就是可以以朋友的關係和諧相處
並不是彼此都不會動情
而是如果一方遭受拒絕 也會很識相地知難而退 而不是惱羞成怒尷尬地搞消失

我今年還遇到一個跟我一樣都是A型金牛座的 我也是一開始就說的很白
我也以為他聽得很明 結果那時候我想找網友一起看鐘樓怪人 沒人理我
我自己去小巨蛋看 看完後我在我的MSN寫:「 期待年底能找人看法版羅蜜歐與茱麗葉!」
一樣換個語言 我便興味盎然
那時候我掛網 我明明顯示的是離開
他霹靂啪啦寫了一堆 你想找人去看羅蜜歐與茱麗葉喔 看來你也蠻想談戀愛的嘛
中間說些什麼我忘了 總之 就是問我在不在之類的

下次在MSN遇到他 他就又問了類似的問題
其中有一句話大概算是盼了他想交往的死刑吧
「如果說現在有遇到你喜歡的 你也不會想追嗎?」 「是的」 「......」
我跟他講圈內一些光怪陸離現實的現象
他跟我賣弄社會學 認為我以偏蓋全把我訓了一頓
我沒學過社會學 所以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不過說到以偏蓋全 那我只能說我遇到的偏太多了 以致於我越來越消極
加上我忙我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了 實在沒時間再為另一個人忙
何況我會把對方把在我自己的順位之上 他如果嫌我命太長 他可以這樣要求

下次見面 他把我的資料全忘光了 要我在重新報那些身高體重年齡之類的
也許是我本身記性好 所以我不用多此一舉
但交朋友貴在誠意 你這麼快就把我忘了 你能提出多少證明你會有多愛我?
所以沒多久我就把他刪了

而且我在我的自介裡面 不提他的任何資料 但把跟他之間的互動寫在上面
他看了之後 沒有反省的意願 而是也把我刪了
所以我不知道 「愛」 在這個世界上的價值 是否已經變得很廉價?!
每個人都可以說自己有多愛 有多珍惜用心 但我卻無法感受完全

我好 我優 有才華的時候 我可以得到愛

我落魄 我病 我消沈時 是否愛也跟著遠離呢?

所以 Actons speak loud than words!!!

果你相信我的敏銳度 細膩 就不要期望我會急著表態
我愛一個人時 我會讓他清楚感受那種被籠罩的感覺
也許我沒說些什麼 但很多有形無形的事蹟 已經替我表達了 就這樣吧

希望你好好的努力 也希望你努力是有意義的

Gute Nacht, PascalVery Happy

 

Paul

要明確劃分自己的感覺,對一般人來說,其實不容易。
就像我欣賞你的表達能力、驚嘆你居然可以把理想對象俱現化一樣。
我想只要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你就能夠找到原諒對方的理由吧?
那個會法文的傢伙打破約定,是當下他需要你、也覺得你不賴;
是否一時激情,不得而知。

但決定權「都在你」

意氣風發的時候,你是充滿魅力的,也因此吸引到不同的人向你靠攏;
失意落魄的時候,還會接近你的,肯定也只有你努力經營過的那群人。

你的德語晚安改正了! 魅力100
Very Happy

Pascal

「首先我還是很謝謝你真心的稱讚,這也是我很欣賞你的地方。
會料理一桌好菜是一種才華,懂得品味出對方的匠心獨具則是另一種!

至於我會對他有所不滿,我想主要還是出自於他前後反應的落差吧。
我相信我到目前為止應該沒有對你擺出高姿態、不可一世的嘴臉吧?
說實在的我不知道你的能耐集中在哪些部分,
不過孰強孰弱並不是我想瞭解、進而比較的事情。
我們會從完全陌生,進而相互分享彼此的想法,以前品評好壞價值觀等,
我個人以緣分作為思考的出發點,理念類似為延續這份緣分不墜的的關鍵因素。

所以我不是他生氣他不該喜歡我,對我有意思,
而是他那種先放大自己來自我保護,過程當中其實已經刺傷我了,
只是我很犯賤喜歡通過Virgo嚴格的認證,他正好抓住我這方面的弱點,
所以我抱持著聞過者喜的心態認識他,也希望可以精進自己的法文能力。
他英法都是聽說無礙型的,還會寫法詩。
那首寫得太動人,我還請他幫我翻譯成中文。
但到當時為止,我對他也是沒有戀愛的感覺,
我也相信他跟我之間各有各的事情要忙,
所以愛情不會成為彼此的困擾,
雖然我們彼此欣賞、相互肯定。

But he broke the rule he had constituted before!!

如果他選擇很誠實地告訴我他的感受,他的意願,他的誠意,他的配套,他的能力。
我想不管我接受或是拒絕,我都會讓這段關係繼續保持它應有的美好!

但他還想保留他的顏面,雖然研究星座的我,知道處女座的人就是臉皮薄,怕被拒絕很批評。
但他的能耐若是等同於他的姿態,我也不會傷了他的自尊,雖然我還是未必接受。

他是抱持著玩世不恭、略帶嘻皮笑臉(也許他是在掩飾他的害羞),
告訴我他的想法改變了,他認為現階段談個戀愛也不錯。
而且就如同你說的,他跟我說
他需要愛,這是他深層的渴望
也或許是我貼心的舉動,觸發了他藏在內心深處那份熱切的慾念。
但就像你說的,決定權在我,所以我可以體諒。

在這個圈子,死會了還想交朋友的人應該少之又少吧。
而且還有一定比例跟某個人看對眼之後,把原來的那位給甩了。
我本身是因為缺圈內朋友話家常、分享心事,
所以來這邊寫自己想寫的、做自己覺得應該做的,特立獨行,視人氣為糞土。

我知道如何讓自己人氣狂升、愛慕者川流不息的方法。
雖然身材是我最大的缺陷、外表兼打扮居次,但我還是有辦法架構我的優勢去吸引對方!!
只是我沒選擇這樣做,因為我只想愛一個人、只會愛一個人。那個人要值得我愛!
就像黎天王、寅成、我研究所死黨、MacBook pro等一樣。
讓我心甘情願為對方守候,多少歲月從我身上滑過,卻沒有寂寞空虛的感覺。
我反而覺得自己真誠的付出很踏實。
雖然沈迷偶像跟愛上直註定沒有結果,
但我依然無怨無悔一往情深地燃燒自己、奉獻自己,喜悅遠多於落寞、黯然。


如果黎天王不帥了、寅成不可愛了、我的死黨消沈了,
我會認為這是我加倍表達自己無窮愛意的機會。
若我有機會愛我所愛,彼此擁有一段甜蜜、難以忘懷的時光,
即使對方不在人世,我也像冬季戀歌的有珍般,
永遠把這個人的音容笑貌、點滴累積醞釀發酵的回憶,銘刻在內心。

也許日後還會再次投入一場戀愛,又也許這一生已無所求。
我把小愛轉化為大愛,做一些我覺得撒手人間前應該去實踐的事情,
這時候愛情對我來說已經可有可無了。

因為我看來空虛,但我的內心已經充實得無以復加。

All I wanna do is to let all I appriciate find their happiness and joyfulness, and to make their dreams come true!!

大概
就這樣吧,Sitz in dort!! Pascal
Razz

 

附錄:(這是那位法文高手寫的法詩 他有替我翻成中文 可惜弄丟了)

Aimer le dire
Avec peu de mots
Le temps d’un regard
Sous le signe des yeux
Dans L’éclat lumimeux d’un rire


Aimer le sentire
Dans le creux de ton cou
En frémissant de jolie
Dans’ alcove de tes bras
Pour ne plus en partir
Amour et jolie
Alors je voudrais qu’avec toi
L’amour dure toujours

 

 

創作者介紹

為了對你更想念

llly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