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阿Brian提供當天相片

基於保護當事者立場 跟他有關的照片就不提供了


之前寫完港仔與我九之後 本來想說今後的會面都不會再留什麼記錄了

不過今天還是有些有趣的事情值得記憶 所以還是破例再描述一番


前一陣子託他幫我去圖書館借旋元佑文法

聽說這本文法書寫得很有系統 將許多文法觀念抽絲剝繭

與坊間一般強調記憶背誦的文法書截然不同

不過因為已經絕版了 所以洛陽紙貴 Y拍一本可以賣到上千元

這陣子教剛考上高職應用英語系的外甥英文

他是一個聰明 學習能力快 但惰性十足的天平

所以講到讓他懂不難 要讓他牢牢記住 確切掌握 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所以我去家裡附近的圖書館

借了七八本針對聽力、片語、閱讀、文法、單字等方向的工具書

建議他沒事多翻

沒要他囫圇吞棗去記憶那些知識 而要他懂得遇到問題要如何翻書查閱

聽我老姐說 他很少在翻 頂多比較常聽聽力那本

我是回答慢慢來啦

我也不想讓他對英文有恐懼感 這樣只會適得其反吧

我是過來人 所以我可以理解那種無力感


本來家教時間是禮拜天 不過這個禮拜天曹公生日 所以改成禮拜六

禮拜六晚上港仔打電話給我 我在坐公車回家途中 所以沒有發現

等到超偶快結束的時候 我才發現有通未接來電 是他打來的

他跟我約隔天中午一點半 約在中央圖書館 他把圖書館借來的書拿給我

不過不是旋元佑文法就是了

那本的預約順位是第四 所以大概還要等兩個多月吧

我問他怎麼突然這麼有上進心啊? 他說他想參觀看看

敲定了時間跟地點之後 我就跟他說再見


隔天中午一點半左右 我坐捷運到了中正紀念堂站

結果對面野草莓正在示威遊行

從自由廣場離開 正要向景福門出發 宣揚他們的理念以及訴求

我先說 我是有政治立場以及「顏色」的人

不過這個部落格不是我宣揚理念的場所

所以我也不便說出自己的想法 也無意與其他人爭辯是非

我看了他們的訴求與行動 心中感慨萬千

不過耳機不停流洩的音樂 還是提醒著我今天來這的目的

通常我見他的時候 都會放些黎天王 或是張學友的歌

這樣比較應景跟有氣氛吧

不過等了半天 他還沒出現

想想不會又遲到了吧?

我打電話給他 他有點微弱地說 他睡過頭 現在剛起來

要我先進去 他到了再跟我聯絡

我心裡不是很高興 因為有種不受重視的感覺 但我只有等待啊

我就繼續看著他們示威遊行

仔細看他們的標語、訴求 反過頭來「憂國憂民」一番

人潮散去了 就拿起手頭「橋藝攻防準則」翻上幾翻

等到快四點 他才終於出現


也許這是觀光客的性格吧 少見多怪

他拍了好幾張國圖的相片 並要我幫他拍

他站在國家圖書館五個大字的前面 我幫他拍了好幾張

而我也發現他龜毛講究的另一面

他拍完會立刻檢查 如有不甚滿意之處 會立即要求重拍

我尊重他的原則 所以也按照他的要求拍照

 01.jpg


花了好些時間之後 總算進去國圖參觀了

由於他沒來過又是香港僑生 所以他要辦臨時入場證

我們先逛第一樓 那是碩博士論文陳列處 

我就開始找我的碩士論文 發現之後我就把我的論文拿給他看

一開始他很認真地看了好幾頁

後來也許他不是很瞭解 他就要我簡單介紹我的論文大概在寫些什麼

解釋完畢之後 他又拿起他的數位相機 把我的論文給拍下來

我被他這個動作弄得忍俊不禁 我問他這有那麼值得紀念嗎?

他說 他想拍下來介紹給他的朋友 讓他朋友知道 有個這麼厲害的學長

恩 他也許不知道我有跟賭神差不多的低調性格吧

後來他也想拍我 我一開始想側身閃避 又想搞搞Kuso

就把我的論文套在臉上 把自己「趙玉柱化」就是了

他也給我「忠實紀錄」 真是夠了!!

 06.jpg 


處理完了論文 就開始跟他介紹一些國圖的事情

比如說門庭若市的影印間 特有的哺乳間

後來到了三樓 陳列期刊雜誌的所在 他看了一本跟國貿有關的雜誌

他異想天開問我:「這裡可以掃瞄嗎?」 他想把這本書掃瞄下來

我很喜歡跟外國人聊天就是這個原因

在他們眼裡很多事情都是新奇有趣的

每個地方都像大觀園般 值得挖掘 永遠有著許許多多的「大哉問」

這種衝擊一開始讓我發噱

卻又驅使著我用他們外地人的角度 再把在地的風土民情審視一番

因此我總是不厭其煩地介紹解釋這些理所當然 將部分常識轉化為新的見識

這種變換的過程 也讓我有所收穫


跟他解釋一番之後 他開始靜靜地閱讀那本雜誌 而我也四處搜尋想看的東西

不過我不太習慣去圖書館看書就是了

那種過於靜謐的氣氛 總讓我覺得不太自在

有次在學校圖書館聽音樂看書 就有個女生跟我說

我的耳機音量太大聲影響到她

好厲害!! 好耳力!! 佩服佩服啊!!

而有時候橡皮擦跟筆不小心掉到桌下 也會吸引其他人的目光

所以我去圖書館通常只是找書借書 很少在圖書館看書

包括我同學樂於申請的研究小間 我都意興闌珊

我還是喜歡向圖書館借閱大量的書籍

然後帶回家享受有音樂 電視 網路 飲料與書香陪伴的生活


所以他靜靜閱讀那本雜誌的過程 我卻來回拿了好幾本來看

其實我也不確定我也沒有把那些內容看下去

只是我也不想一直坐在他旁邊

我也不想有意無意地望向他

我也不想正襟危坐地看手頭上的東西

後來快五點時 圖書館廣播營業時間快結束了

我才猛然想起今天是星期天 圖書館會比較早關的事情

也好 藉機跟他離開這裡

我也跟他說:「其實學校圖書館的館藏以及閱讀價值不輸國圖!」

要他好好珍惜這個圖書館啊!

後來他跟我說他想趁機參觀央圖?

我心裡納悶 央圖在哪裡啊? 國圖不是央圖嗎?

我也不知道他哪裡得來的情報 就陪他去找所謂的「央圖」

出來的時間 剛好是野草莓遊行回來的途中

他又發揮觀光客的性格 對他們拍了好幾張

我很慶幸他們很和平理性 所以沒有任何不快的舉動

從一些話語當中 也可以知道港仔他也有他的價值判斷與「外地觀點」的

所以我跟他提起相關事情時

我也盡量不用我自己的立場說明這件事情 用字遣辭盡量中立

我也不敢保證我的想法絕對正確 所以也不想給外國人亂上課


不過我是有跟他訴說一個觀點 「有些事情是失去了 才知道珍貴的」

「當你擁有的當下 不覺得有什麼重要的 只覺得理所當然」

「當這些東西離你越來越遠的時候 你才知道這些東西有多重要」

好「高段」的暗示啊!

講得像台灣民主 又有點像我跟他 不過我猜他沒有完全聽懂就是了


沒有其他的央圖 自然找不到

我跟他說我六點半左右得離開 還有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

他就提議去自由廣場逛逛 他又拿起了他的相機

向舉行晚會活動的野草莓拍照

也向施工中的國家音樂廳、國家戲劇廳拍了好幾張照

也向台灣民主紀念館拍了好幾張

而且要按照他指定的角度 方式 一絲不苟地記錄他足跡遍布之處

其中他也想幫我拍幾張

其實我也蠻想跟他合照的 不過不知道他自拍的功力如何?

而且我也不知道該不該提出這樣的請求 我也很想好好地記錄這一天

所以我透過文字 他透過影像 各有利弊 也各自表述

 12.jpg

18.jpg 21.jpg


後來進入民主紀念館時 他要我幫他跟銅像拍照 我也照做不誤

不過我聽到旁邊有幾個香港人在用廣東話交談

我就跟他開玩笑說:「一齊講廣東話啊!!」

他大概覺得這提議有點無聊 所以沒什麼回應

我就問他廣東話的「Cheese」怎麼講? 答案是「笑」「smile」

好沒創意啊!!

我記得日文版是講一個食物的名字 那用法就讓我覺得很好玩

 

後來天色漸暗 我就指著紀念館右側

跟他說這個地方左邊可以看到新光三越 右邊可以看到101喔

他又拍了好幾張 甚至連星星也不放過

有一顆特別明亮 也不知道是不是北極星 總之有吸引他的目光

我就提議我們走到台北車站吧

我們順著新光三越的方向往前走

對我來說 新光三越才是我這路痴的最佳燈塔啊!!

有時候騎摩托車迷路時 我都會找找可供辨識的景點

新光三越往往提供我不少指引

 23.jpg

33.jpg 


在走到接近台大醫院的時候 他巧遇他的朋友

我都忘記今天是日文檢定考的日期了

三年沒去考了 而且我的考場都離我家有段距離

我記得上次去台大考的 考完之後跟研究所同學一起聚餐聊天

那時候我以為沒過 因為聽力跟文字語彙沒考好

結果拿到成績單當天比及格分數多了三十幾分 整個傻眼

開心興奮之餘問我的水瓶死黨他考的如何?

結果他的分數跟我差不多 哈 就說驕兵必敗吧

不過我還是很感謝他

他很好心大方兼炫耀賣弄地教了我很多文法 以及口語上的東西

所以很多分數說是他幫我掙來的也不為過啦

 26.jpg

34.jpg 


我也跟港仔說我日文檢定總共考過四次吧

一次三級 兩次二級(第一次沒過) 一次一級

聽了之後他又有點想學日文了

我是覺得先拿出你的決心吧 有心遲早可以學會的

如果只有幾分鐘的熱度的話 我想也大概只有幾分鐘的程度吧

像他跟我說他想買台筆電

以前的我會馬上認真思考要買什麼? 要去哪裡買?要注意什麼?關心什麼?

也會一頭熱地把相關情報跟資訊傳給他

但我瞭解他 我會等他真的想買 確定要買 需要我幫他留意時再出手

果不其然 他跟我說過年時再看看 再跟家人提議

也就是不確定的變數還很多就是了

不過我還是提議帶他去看一下Nova 可以來這邊逛逛 比價 瞭解情報也不錯

他是跟我說有認識的人在賣Acer的筆電

我是很想提醒他熟人不見得就會賣你便宜 但有點小人之心就是了

何況也許所謂的交情不是用金錢來衡量的 因此他高興就好


到了台北車站 我朋友打電話來

我就跟港仔說:「我朋友來找我了 我要去搭板南線了」

他要搭淡水線回去 我們就此分別

他也答應給我他今天拍攝的照片 我也想珍惜這些回憶


場景瞬間轉換 我跟阿龍蛤仔約在板橋江子翠站 跟他們有一兩個月沒見了

之前我們幾乎每個禮拜都見面打牌聊天

不過蛤仔跟阿彬都要乖乖回家當孝子所以作罷

害我最近只能無趣地打打網路橋牌

但所幸跟陌生的外國人玩 有時也有不少玩味在其中就是了


沒多久人都差不多到了 除了阿彬之外

以前他是遲到大王 每次約都遲到一個小時以上

每次我們私底下都會開賭盤猜他何時出現

這次我猜九點 其他人也覺得差不多

不過這次也許是天下有白吃的晚餐吧 所以他七點多就到了

這家豐華小館 聽說在板橋好像蠻有名的

曹公跟他的研究所老闆吃過幾次 也跟他家人聚餐過

本來我生日的時候 他提議吃這間

不過其他人擔心吃不飽 所以改吃火鍋吃到飽

這次由於有幾個人有照相手機 就想學學其他部落格格主般寫寫美食食記

他們就開始玩起拍食物的遊戲 我之前在找請客地點時 也看了一些相關部落格

不過我不是很習慣流連在這些部落格就是了

一方面越看越餓 一方面我比較喜歡低價平實風

所以倒沒有太大的興趣就是了 而且會拍也要會寫 會描述 會評鑑

要動用的器官可不少呢! 不過我也知道他們不是認真的啦!

果然拍到炒山蘇的時候 就漏拍了 我最有興趣的白菜獅子頭也是


吃完之後 覺得這間還不錯啦 沒想像中的貴 也沒想像中的料少

味道還不錯 有興趣可以去嚐鮮看看


之後送禮物的時候 看到蛤仔跟阿龍都有送禮物

我是開玩笑跟曹公說:「我們沒來了喔!!」

因為我生日的時候 我跟他說人來就好

結果其他人有送禮物 他就尷尬了一下

他說:「你不是說人來就好嗎?」

我說沒差了 因為我跟他們都習慣 送來送去

而且我們是壽星請客的  所以你人來了就好沒差

後來八月份他想邀我去看米勒的展覽

結果我那時候正在關心奧運棒球沒空就沒去

因此他生日時 我就沒送他禮物

結果看到阿彬 他也是維持他的「空手到」性格

我心裡是蠻多OS的 不過如果曹公不介意 我自然也沒差就是了


後來就提議打一下牌

他們有看到我MSN寫的「跟日本女生一起打橋牌」

以及「喊7NT全壘打 真爽!!」這些暱稱

也知道我這段時間也是有在玩的 而且感覺還蠻愜意的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真人快打」就是了

打網路橋牌最大的原則就是不要太認真

因為伙伴來來去去 默契無法一時半刻培養得起來

所以我很少去怪責其他人的喊牌、打牌失誤

我覺得對方跟我不搭 我就離開換家

有時候我也主動當起莊家 當莊家的好處是可以踢掉其他牌友

有次我遇到很驢的伙伴 外加兩個很愛搶牌喊的對手

我就一次踢掉三個 也有某種快感就是了


不過跟自己朋友玩 很多正規的喊牌規則就不適用了

因為我們是有玩花式的 有small、middle up、middle down這些喊法

好在我很喜歡「切換」這檔事 在不同的環境、條件下 調整一些用語、規則

以前就在想 如果這個世界只有一個語言

那也許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變得容易許多 但也因此變得無趣起來

許多衝突 不瞭解所帶來的美 也因此消失

不過反過來想 就算我們用的是同一個語言

不也常有許多「雞同鴨講」、「見人說人話 見鬼說鬼話」的情形發生嗎?

所以一切還是不一定吧 看你怎麼使用罷了


玩牌的過程是蠻歡樂的 不過下次見面也不知道何時就是了

以往會想去跨年倒數 不過大家都累了 跨年也沒想像中好玩

有個京迷約我去高雄跨年 挺瘋狂的

但她戳中我一個點 我蠻想重遊高雄的

看看高雄跟六年前的記憶是否變得更不同了

但我對張芸京沒那麼迷 所以我找另一個圈內網友看看

如果他願意去 去的誘因跟動機又多了一項

沒有的話 大概就作罷了

一切隨緣吧!!


創作者介紹

為了對你更想念

llly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