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5320724.jpg 

 

昨天晚上在MSN遇到Monkey
他問我:「什麼時候要一起跟他去看電影?」
我跟他解釋 這幾天比較忙
一方面為了拿畢業證書的事情常往學校
另一方面最近忙著老姐電腦的事情
前一天晚上才剛弄好 花了一段時間
想說只好另外改時間 沒想到他星期五排修 就跟他以及他的朋友一起看電影

我們去國賓、日新問 售票位置幾乎都賣完了
剩下獅子林的新光 價格比較便宜些
不過地點偏僻 所以去的人也較少 位置比較空
我跟他還有他朋友最後還是選擇去新光看 不然就只能選前三排的位子

電影是蠻好看的 本來想好好敘述
不過今天的插曲跟想講的比較多 所以就大幅剪接電影評論部分
請看這篇日記的人自己去電影院看囉 應該不會讓您失望就是了

看完之後 他那個朋友在台北車站跟父母有約 因此五點多時便跟我們話別
六點多的時候 他跟其他圈內朋友帶著他的B一起約在西門町見面
打算一起找個地方一起吃飯閒聊 想不到要到哪邊吃
我想起之前之過一家韓式料理店 還蠻道地的
所以便往我認為的方向走 途中加州健身中心有優惠活動 
1年每個月2500再加送9月個的課程 聽起來是蠻心動的
不過我不去健身房的 所以我沒有概念
在他跟櫃臺詢問的時候 我跟他朋友阿酷、Cake(現名阿達)聊天
因為我跟他們不熟 加上有些健身方面的術語內容我聽得不是很清楚
所以我索性就保持沈默

那阿達就來問我一個冒昧的問題:「你覺得對他是什麼樣的感覺?」
現階段一時說不上來 所以我說他是一個很好的人(按 這是在發卡嗎?)
而後我像接受記者專訪的人般 一一回答他的問題:


交過幾任? 三任
最多多久?三個月以上吧
為什麼分? 彼此都忙
我喜歡什麼樣的型?
我就說以拓網的論斷來分的話 大概就可愛 斯文 高瘦 白晰
不過那種可愛是要讓我覺得有內涵的可愛 而不是談吐無趣又很幼稚的可愛
總之大概就跟猛男型無緣吧
所以阿達他可以報三年亞歷山大 做些簡單的運動 spa
而我們Monkey先生他是很認真想要鍛鍊身體的
只要細節方面沒問題 價格方面也合理他就會參加

阿達記者繼續問起一些感情相關問題
像我會很在乎另一半的學歷嗎?
我覺得還好耶
雖然跟我搭訕互動認識的網友大部分都有大學、研究所以上的學歷
不過不代表我會憑藉這些去衡量他們

他跟他BF倒是說如果當初是先看上對方的可愛 好看
相處之後 才覺得學歷之間的差別會使日常溝通出現問題
這時候感情就會出現危機

我說 我覺得還好耶
如果我會介意這些的話 我一開始就把這些想法衡量進去
如果沒有的話 就表示我不介意對方的學歷

後來他有問到我是什麼科系的?
我說我是日本研究所畢業的 開始跟我聊一些日本現狀的事情
不過我又跟他說我以後想走的行業是往銀行理專跑
他聽我說我想當理專 他用一種很溫和 又可愛的笑容表情說
他不是很推薦我去當理專
他指著他的男朋友 他比較適合(好閃喔 不過兩三個月後 他們就分了) 
因為理專平常固然要說服上門的顧客購買基金之外
也要配合大戶的要求 隨傳隨到 業績壓力也大 加上需要良好清晰的表達能力
所以他反而比較建議我去金管會 或是金融研究機構裡面當專員
每天處理一堆數字 單調 但業績不大

我也跟他說 我以前一進研究所 跟兩個剛認識的研究所同學吃飯
也許是我沈默寡言的氣息太明顯了吧
我跟他說我日後想往日商公司從事業務方面的工作
他也是很不以為然 他認為我比較適合當老師 或是領取固定薪資的工作
我老姐、小巫也是這樣勸我
我的臉上好像就寫著 你「適合當公務人員」這句話
我心裡是蠻挫折的
不過我也很認真在聽這位笑容可掬 說話看似不清楚卻有條理的人的指教
我最近人超虛的
大概十歲的小朋友講道理 就可以讓我乖乖把嘴閉下來聽他講
問我為什麼?
我覺得我又空洞 又開始找不到自己的優勢了

他還覺得我談戀愛時想得太多了
應該把作研究分析的那一套拿開 自自然然去談場戀愛
這樣機會就會來 也不用為了感情的事情煩惱
是啊!! 他說的沒錯
關於談戀愛這檔事我的前置工作很長很長
我可能想要充分瞭解對方才會決定要不要在一起
這段漫長又不一定有結果的等待過程 自然沒幾個人受得了
何況我又不優 並不值得花費太多心思跟時間在我身上 且又不一定有結果
但我也跟他們說
如果真的在一起  我會很充分給對方自由 不會去干涉對方的交友 
如果不小心偷吃被我抓到 我會先提分手 
給予對方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又犯之後 
應該就不用回來找我了 我不會回頭了!!
我想他們會積極打聽我的事情 也是為他們的好朋友著想吧
他(Monkey)人真的很不錯 做人應對進退用心 有義氣 都讓我感覺到
至今還沒有好消息 我著實也覺得遺憾跟可惜

那個阿酷(阿達的B)是覺得他太害羞含蓄了 到晶晶買本雜誌也要經手他人
我想到之前跟小阜(Frank)一起逛晶晶 
我還推薦幾本不錯的小說給他呢!! 我自己也買了片同志電影「
流沙歲月
一起去晶晶咖啡廳 因為我跟他都比較低調些 所以坐得離Bar台比較遠
小阜他去上廁所回來 他跟我說很多人對他使以欣賞、「關愛」的眼神
我說那很好啊 不過我去的時候就請「高抬貴眼」些、「視而不見」好了

所以我覺得若想好好談場戀愛喔
如果要謹慎小心就要懂得觀察
看你眼前的那個男子是否值得信賴 能否忠其所愛
因為今天第一次見面 而且兩攤都有他的朋友 所以我還沒辦法清楚看出來
不過倒覺得他的朋友人好像都還不錯 什麼樣的人就會有什麼樣的朋友
感覺他的朋友就是義氣相挺型的 大概他平常也是這樣對待他的朋友吧

後來離開加州之後 就是我的出糗日啦
我想推薦一家之前吃過味道不錯的韓國料理
不過我的路感真的有夠差
我往往只記得它在某某店的附近 卻無法勾勒實際的位子
好不容易到了 我的思緒還停留在這件丟臉的事情
所以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也不太會圓場面
不過Monkey他還替我打圓場
因為他第一次來所以比較怕生害羞請你們別見怪
啊 一邊感激 一邊覺得自己真想找個地洞鑽

我為什麼是吃完玩樂界的白癡啊?
上個月的生活很宅 讓我很挫折
雖然我上個月賺的收入還不錯 算是比一般受薪階級還要高很多
不過我家裡人才不會要我這樣過一生呢 我也不願意
我希望是做有貢獻的工作 一邊賺錢 一邊存錢投資
最近晚上我常出去 即使無聊或是很普通的聚會我也參加了
前一陣子保險業務員拉我聽了兩個多小時的保險我也照聽不誤
去李董家打一天的Wii 覺得無聊且空虛 但還是這樣麻痺自己

為什麼會這樣? 我很清楚 因為我心空了
因為心空 所以做起事來欲振乏力 所以很消極閒散
所以之前訂立的目標繼續放著
我唯一比較有成就就是賺錢這檔事吧

今天上午在MSN遇到高人 他問我最近還好嗎?
我跟他說帳面上很多呈現虧損的狀態
不過很多之前都獲利了結出清了 所以倒也還好
最近就是想辦法把現金收回來 等待時間再進場
他說他的獲利比先前少了三分之一
所以原來他賺得錢是我的十倍左右 現在剩三倍左右吧
而且還要等待反彈時機 我是可攻可守
他說他也要開始關心美股的行情了
老兄啊 本人從開始玩基金那天就知道要注意美股的動態啦
不過我還是希望我們各自都有不錯的收穫就是了

昨天我拿畢業證書給我老姐看 日研所拿商學碩士
我還得解釋一番 原本日研所只能拿社會跟人文學士的 拿這兩張
跟日文系畢業出來沒什麼兩樣 簡單來說就是靠日文吃飯
我在當兵時就大致想走理專的路 雖然沒人看好我
有的是從專業 有的是從個性
有的是從人際關係 壓力管理等 都覺得我不適合走這行

不過一路走來 家裡人也漸漸理解我的想法了
才會覺得這傢伙日文念好好的 突然跑去修了一堆財金的課
有日語一級證照 就可以對自己程度作若干的證明了
還妄想去考那八張理專相關證照

不過我必須說 我在某些方面做事是很隨性跟感性的
不是沒有經過理性的思量或計畫
而是我覺得工作也要樂在其中才有意義
我對這行有興趣 對玩錢有興趣 幫家人玩錢玩得蠻有興趣的
這算是我的優勢之一吧
所以我願意為了長期以來的目標而努力
當然我也知道別人也是為我好
怕我想得太夢幻 日後進去發現落差太多會很痛苦
所以我也希望我可以多證明一下自己

如果我真的不慎因為不擅言詞 應酬之類 被炒魷魚解雇
我也可以靠右邊象限繼續維持生計

我準備寫論文那幾個月是沒零用錢的
因為我也不好意思要了 也沒工作
但我每天只能花微薄的十五、二十分鐘
簡單看一下盤 研擬隔天買賣計畫 這樣也讓我苟延殘喘到畢業

阿達跟他B聽了覺得很佩服 我是覺得有點可恥就是了
畢竟他們是付出勞力跟心力在賺錢 而我顯得不務正業多了
所以我跟他們說 我家裡人還是希望我能有個工作 工作所得之餘再來談投資吧

畢竟水能載舟 亦能覆舟 賺錢的時候很開心 賠錢套牢的時候呢?
當然也許現階段我可以找到幾個可以信任的人當我的抒困對象
但我想還是要憑真本事來證明自我吧!!

今天我很晃神 很路痴 腦袋很空洞
雖然Monkey很好心幫我報我的經歷與頭銜 不希望我被看扁了
但我自己也心裡明白 我真的要好好振作了

我覺得那強烈的原動力就是「愛」
我昨天跟鍥而不捨那個說 雖然我的交友狀態改變為「尋找另一半」
但我知道其實我根本沒準備好

我的心很努力很努力想要收回來了 無奈還有疙瘩跟牽掛

我好想讓自己振作 但我卻常用晚睡晚起麻痺自己

我好想跟朋友四處走走 出外散散心
但我卻還是裹足不前 我沒辦法放寬心去玩

我好想放寬自己 逛逛街 體育館散散心
但我卻步履蹣跚 越走越想往回頭路走

我好想跟別人炫耀我目前所擁有的
但我卻總是想到自己沒有的 反而被別人牽著走
而我卻連反抗的意識都沒有 我只希望對方指引我的方向是對的

不過我還是很謝謝Monkey桑陪我看電影
雖然他也是用一樣的用字淺詞
但我覺得沒有他 我可能不會去 或是一個人去(等於不去)
也認識到圈內的朋友 雖然沒留下好的第一印象 讓我覺得挫折

不過我也希望我可以趕快找到那個自己
會給自己掌聲的自己 自信不傲人的自己
上升安然座落在獅子的自己
對自己的好與壞有所信心的自己

天助自助者 我願意拉我自己一把嗎?

還是期待有人看到這樣落魄的我還會伸出援手?

雙管齊下吧!!

現在我好無力就是了

最近別人對我某些評價的讚美 聽來就像在反照自身的淺薄

研究所謝師宴時
我老闆問我說:「你有沒覺得寫論文過程當中變聰明了?」
我說:「沒有!」
「反在寫論文過程當中 看到自己膚淺不足的地方 反讓我覺得恐懼不安」
這些是日後想要突破改進的點
所以我想多聽點建議就是了 不涉及攻擊誹謗 我都很樂意

我想重新站起來的自己
應該會是一個很有力量的男人吧!!

呵呵 我要保護心中可愛純真的人就是了
嘿 這是我的菜 問出來很高興了吧:Q


創作者介紹

為了對你更想念

llly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