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寫週報又開始了

 


2007/06/23

解除壓力第一天 早上七點半就起來了

看以前就想看的港劇看到九點多 瞭解一下當天台股行情 就去上海找理專啦

許久不見 彼此都很高興 而且我們都還記得之前說話的大部分內容

所以聊起天來 可以直接延續之前的話題

 

五月的時候 上海有在徵一批新人 其中有我要的理專

不過事先還要考試 國文 英文 金融常識(經濟學 會計 貨銀之類)

那時候我在準備論文 而且我還沒考上半張金融證照 所以作罷

他是問我畢業之後有什麼打算? 我是說我想在短期內 考上幾張重要的證照

高業 期貨 投信投顧 信託 然後就去貴公司應徵 看他們有沒有缺?

他是覺得我當理專有點可惜(從剛認識我就這樣說) 那時是說去投信投顧當證券分析師

就是解讀國際金融情勢 寫些投資建議那種 以後當基金經理人

 


 
我還是比較喜歡當理專 像他那樣的理專

業績壓力不大 不需要鼓動三吋之舌勸別人掏錢投資 作口碑 攻心為上

以專業來近悅遠來 這是我的目標與期許

現在他是勸我去日本在台金融業發展 如野村證券 或是其他日本在台灣分行

這樣就可以用到日文 又可以發揮金融專長 我跟他說學日文以後出國的時候很方便

他說他隔天要跟老婆小孩一起去日本玩 因為不太會說日文 所以就是跟團

嘿嘿 說不定日後我跟他更熟了些 我的事情也瞭解了些 我就會當他的導遊也說不定

 

因為他請我在他面前的位子坐下的時候 說了一句讓我很感心的話

我就當你為朋友 請坐也不要客氣

所以人跟人相處真的是需要緣分跟磁場的 我大概小他十歲左右吧

如果看外表的話也差不多 他看起來像三十出頭 我像二十出頭

我一開始找他也是有點考他功力的性質 還有他的職業道德方面

看看會不會勸我買一些不適合的金融商品 經過一番試驗 現在我會很客觀的虛心接受他的建議


那天問他短期有什麼適合投資的標的
他給我一張剛籌募Reits基金的申請單

他勸我暫時觀望 倒是跟我想法相符 不過我還是跟他買了日幣 現在日幣便宜

日後日股回檔 再來進場 我買的金額剛好可以臨櫃申請的

以前我很討厭跟櫃臺打交道 因為要專程跑一趟 還要接受額外的推銷 以及比較高的投資門檻

不過現在我反而會比較想跟他當場辦理 一方面互通有無 一方面從他那天聽取經驗跟情報

一方面幫他做點業績 雖然他如果得靠我維持業績 大概可以準備捲鋪蓋了

不過這杯水車薪 也是我的心意啊

聽了他那麼多的建議 總希望可以多少幫他一點


最近收回若干台股獲利了結(或是可以小小認賠的點)就想改買美金

一部份拿去台銀定存 一部份先按兵不動 看美股表現如何 或是定期定額買債券基金

這樣一樣可以幫他做業績 我去年想的資產外幣化 基金原幣申購理念 慢慢在落實

現在很多資產是由外幣定存 以及日幣購買的基金持有 這樣可以調節匯差與資本利得的時間點

也算是我從第三檔基金 所學習到的經驗吧

有關這方面的招式希望可以好好吸收啊

如果有自己的想法跟創見自是更好

 

下午去學校借書 老闆前一天說的話 當天就去借了兩本統計多變量分析的書

希望可以有所了解 念博士班應該不太可能 我想工作賺錢 希望45歲退休

晚上去李董推薦的義大利麵店吃 便宜 大碗 料多 味道不錯 果然是個好推薦

等高人從大陸回來再去吃大餐吧 算算時間應該是吃螃蟹大餐吧

 

2007/06/25

其實今天很早起 不過貪看港劇 賴床到十一點半 一樣看盤

今天台股又大漲 不過我的沒什麼動 有一檔禮拜六漲了一波 食之無味 就賣了兩張換現金

中午吃完飯 洗澡 將我的頭髮弄造型 可能之前真的剪太短了

額頭兩側果然頭髮稀疏 想弄得帥氣些 卻不得不分些頭髮給那兩邊 所以反覺得有點怪怪的


上禮拜口試那天
所長還問我頭髮怎麼變短? 是最近準備口試壓力太大嗎?

我很白目兼直接 說我研一進來就這樣了 我以為是因為那時壓力太大 所以開始掉頭髮

後來聽我媽說才知道 以前因為我頭髮喜歡留比較長 所以看不出來

當兵剃光頭之後 才知道我左右額頭上方頭髮少 我老姐怕我變禿頭 還幫我買建洛

一開始我還很老實地擦 不過擦完頭皮會癢 而且現在髮際線還是維持原來的狀況就算了


我們家的人覺得我很特別
看書看那麼多 沒近視不用戴眼鏡 也沒長白頭髮

至於禿頭 也不一定是跟唸書有關 可能是某些方面的壓力吧 我也不確定


梳洗已畢之後
就去學校找老闆 想跟他約好聚餐的時間

我老闆很高興我有這份心 不過他一向對於形式的東西不是很看重

所以倒也不必非花大錢吃頓飯不可 不過我還是覺得我應該是讓老師很傷腦筋的學生吧

討論論文過程 一定給老師添了不少麻煩 勞心勞神不少

所以我不是看其他學生都有請老師才依樣畫葫蘆的 是我真的就想請 只怕到時搶付錢動作太慢

老師後來答應了 也約了幾個同門師弟妹 希望可以有七八個左右 比較剛好


那天剛好是港仔生日
挺麻煩的 期末考隔天生日 我想他的同學社團朋友應該會幫他慶生吧

也就是他可能不需要我 所以我得假裝不記得他的生日 除非他拿出巨蟹那種欲言又止的迂迴

這樣我一定會安插一段時間是屬於彼此的 雖然跟我之前想的慶祝節目少了好幾個橋段

但希望是一場他會有所記憶的慶生 也希望他期末考試順利啊

別被考試結果給影響心情了 如果有花時間準備 剩下就交給老師去斟酌了

 

2007/06/26 快樂星期天6/24感想

我一向很喜歡看這種節目 也包括星光 可能因為我愛唱歌吧 也想知道自己哪裡不好的地方

所以我很喜歡聽那三個毒舌評審講評

不過校園之後 那三個變的親民多了 可能學生的熱情以及感染力多少會軟化人的心吧


這節目的可異之處倒越來越多了

人是很主觀的動物 無論怎麼努力保持理性清醒客觀 但還是會有自己的判斷跟考量

像黃舒峻力挺曾信祈 韋禮安 讓他們那種容易被淘汰的演唱方式 都能在要亮不亮之間驚險過關

如果他們兩位不慎打入敗部 我想他們未必能在最近的賽事裡吃得開


我最喜歡的樵樵
是唯一沒亮燈的歌手 又害羞可愛 但想法又有自己的見地

真實但不白目 靦腆卻很鎮定 而且懂得針對自己實力選適合自己發揮 不易失誤又展現實力的歌

雖然一字排開 他的歌唱實力中等 去星光不知道評價如何

不過在這種要求音準 挑錯的評審方式當中 他就是能夠架構自己的優勢

重點是他很會選歌 可以恰如其份詮釋那首歌 雖然不是最有特色最動聽卻是最精準的

 


講那麼多廢話
簡單一句他就是我的菜啦

就像我認識一個網友他的菜就是李玖哲 安伯政一樣

他們兩個很好 但在散發的感覺上 我就是不會有太大的喜好


另一個喜歡的是蔡育鵬
不過他是長得可愛 個性偶爾可愛 生日跟我差一天

所以可能也不怎麼會表達自己 不擅言詞吧

 

現在想講那天看的感覺 因為快天的討論區文章我幾乎都有看

被罵翻了 罵節目 罵九強(現在變九弱了)罵評審 罵第十強


我本身肯定卓的實力
如果說他是裡面唱歌實力最好的 我想應該也不為過

不過我很好奇跟納悶 他的企圖心彷彿弱了點 季冠軍被淘汰那次

他講的理由 我幾乎聽不懂

在身體狀況不好的情形下 唱了一首嗓音好都未必能夠詮釋淋漓盡致的歌

如果不是三位評審愛才 我想他淘汰的時間會更快

進入敗部就是可憐的開始 跟艾鈞偉、呂佳芳一樣


網路上很多人都說
因為他是該節目收視之寶 所以他的過關晉級之路便很艱辛

無論怎麼唱 都得不到最高的評價 偏偏當時只取一位唱最好的晉級

第一次蔡育鵬神來一曲 實至名歸沒話說

不過很多人對走音的艾均偉拿第二有話說

他跟卓就是極端的對比 他是怎麼唱 都可以得到極高的評價

除了月冠軍因為「好溫馨」破音同時亮三個燈 讓評審尷尬不已之外

其他時候對他的評價 已經沒把他當參賽者了 老討論他的明星魅力

唱歌 音準 詮釋已是其次了

 


不過我很懷疑
他如果出唱片真的會紅嗎? 會紅多久?

就像星光的楊宗緯跟宥嘉一樣 第一張會紅我相信 但能紅多久?

李聖傑唱歌不好聽 沒感情 沒震撼力嗎?

但他也是很辛苦地建立起他現在的地位

雖然他矬的樣子我們看不到 一出唱片已經是位實力堅強穩定的歌手了


這些學生歌手
他們真正的價值是否已經裹上一層泡沫了?

像樵樵如果出唱片我會買 但我不見得會一直聽

說實在的他的歌技離他愛唱的林俊傑 范逸臣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

不過他的確蠻適合走帶有實力的偶像派路線 光這點我就會想買他的專輯


24號
那天兩個小時我都有看 可能口試通過之後 更有閒情逸致來見識一段荒唐吧

不知道別人怎麼想 網路上一堆人說卓唱得很感人

不過憑良心講 那畢竟不是適合他的歌

想要詮釋得又有力道又有細緻剛柔並濟的一面 對現在的他來說應該還是力有未逮

相對 簡兩首都選適合他的歌 用他的風格表現 而且表現不俗 甚至亮眼

所以我覺得卓第一階段會小輸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選歌還是很重要的 第二首-我願意 原唱是王菲 所以我只能就王菲詮釋的方法來形容

一開始要用清柔 娓娓道來的口氣鋪陳這首歌的情感 到副歌時聲音才變得亮起來

王菲的假音部分卓用高音唱是很適當的替換

但那種深摯的情感孕育在平實的音符當中 他要如何表達?

所以我在聽的時候 變成只有他表現高音(原本是假音)時 才會有動容的感覺

其他聽他鋪陳 收尾 的確就彰顯了小松對他說的細膩度的問題

那評語說得不是很清楚 所以聽的人便顯得無所適從

他應該做的是把剛猛激昂的歌 運用技巧在演唱時變得不刺耳

收尾時 能夠注意聲音的線條 讓餘音能夠做妥善的處理 讓聽的人覺得賞心悅目才是

而不是拿他不擅長 無法突顯他聲音特質的歌來符合評審的建言


所以對於輸這件事
我是沒什麼意見的

至於九強都把票投給簡 究竟是私心 還是臨場的感受 我想見仁見智吧

不過這設計是有問題就是了

我從小在成績上喜歡跟別人一爭高下 特別是我有興趣的科目 目標就是一百

我喜歡遇到可敬的對手 跟他們競爭迎取最後的勝利才有快感

所以我想到蕭敬騰第一次PK楊宗緯的事情

的確 自己唱得那麼好 可敬的對手卻表現出乎意料的差 又牽扯到製作單位的陰謀論

第二次 其實後來聽我反而覺得蕭好 不過也許就是他把高潮平攤了

不像楊拉了一個對他而言又破音走音風險的高音 而引起大家忘情的掌聲

所以他覺得輸了 不是很心甘情願地接受這個結果

畢竟主場優勢還是有的 如果到另一個節目比 我想蕭應該就贏楊了

就算沒有 也不用聽到一些越描越黑 自以為幽默的安慰

 

不過我還是喜歡看歌唱節目 因為我喜歡唱歌

但他們的名次我倒已不在乎了 雖然我心裡是希望樵樵第一的

不過在可敬的對手之下拿下第一 那第一才是實至名歸

這點已經不指望了 聽歌看菜

其他製作單位 評審 要怎麼設計 怎麼主觀 我也不管了

創作者介紹

為了對你更想念

llly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