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今天不想寫日記的 晚上睡不著看電視 看書看小說 還是睡不著
早上昏昏沈沈去上投資學 也不知道聽進去多少 筆記是都有抄就是了

中午初會課 一進教室我就開始補眠 補眠到老師講課為止
結果老師說她昨天幫她的親戚算報表 也是熬了一晚 上課出了不少包
逼得老師只好講些冷笑話來充數 連包子與麵條這種老笑話都搬上檯面了

港仔他也很累
我以為他熬夜準備考試或是趕報告之類的

結果他說他昨天中午比賽籃球
大熱天比賽 所以體力消耗比較大 因此他也是沒什麼精神

問他打得如何?
他說他們班跟A班聯合對抗二年級C 默契不是很好 表現跟發揮也不太好

看得出來他很熱愛籃球啊 希望他再接再厲 當個王牌Ace得分後衛啊 呵呵

上課上到一半他兩隻手開始扶著他的頭 那睡相真是可愛
後來索性乾脆直接趴在桌上 感覺好可憐

 

也許人應該量力而為吧
這句話我也想說給我自己聽 很多時候累是自己給的
雖然人因為有壓力而成長
但也因為有壓力而產生許多生理上的不適 別累壞囉


問他住新寢室如何? 好像還蠻不錯的 以前住男舍太遠太不方便了
住在學校附近 參與活動容易多了 他開心就好
不過讓我開心的是 他邀請我去他寢室
以前我的研究所死黨 他對這方面就蠻避諱的
所以我就只有跟他討論報告時去過一回

港仔主動邀我 我很高興的 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呢

他說他想買台
Wii來玩 他還沒玩過呢!!

希望可以啊 Wii我想不用擠話題就可以互動了吧
不過他會不會買我就不知道了 我是很高興他的邀請就是了

他問我最近在有在忙些什麼嗎?
就是忙論文啊 光忙這件事情就很頭大了
而且第四章大翻修 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即時趕出 盡力而為啦
是不想再留半年 各方面都划不來啊

初會課結束之後 我跟他說我等一下要跟同學去借碩士服
下個月16號畢業典禮要穿

他很吃驚又帶著些微難過的語氣說 你要畢業了喔? 你要離開了喔?
那語氣好像一副我快去蘇州賣鴨蛋的樣子 讓我啼笑皆非
我笑罵他 你別講得一副我快離開這人間似的
我又半開玩笑 實則真誠地說 就算我真的不在了
我的靈魂一樣會飛到你身邊去看你的

很詭異的一句話 我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才確切

不過看到他那種焦急又帶著傷感的表情
我心裡又難過又暗爽

難過的是也許跟他緣分就漸漸斷了吧
從跟他熟的那一刻我便珍惜彼此的緣分

用心經營 追求良性互動 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時光
對他有不一樣的感覺之後 那種珍惜的心情更加強烈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辦法充分地瞭解
總覺得有時候語言的隔閡 還是會將話語的表達打折扣
不過就像他說過的 語言是一種很有魔力的東西
如果不是這層關係 我想我跟他只有淺淺淡淡的交集吧
大概只會當個點頭之交而已吧


暗爽的是 他也會感到難過啊 呵呵 我以為他很隨緣隨性的呢
而且他的人緣比我好很多 也因此我有時有種被稀釋的感覺 也不怪他
如果我周遭朋友很多 我想能做到水瓶那種博愛 雨露均霑就很偷笑了
因為如此 所以我回到家 雖然人很累 還是想把這篇打完再補眠
昨天看今晚哪裡有問題 討論失眠的症狀跟排解方法
我想這幾天把藥停下來看看
如果還是嚴重失眠 只好找醫生繼續求助藥物囉

光用藥物治療不好 但比睡不著好
希望論文口試之後 這症狀可以不藥而癒啊

這些時日的壓力來源幾乎就是論文方面的
有一部份是想到日後come-out的事情 總希望事情能夠有好的解決就是


後來他說 你離開之後以後你就沒空教我日文了
這你放一百二十個心吧

只要你不嫌棄 有時間有心的話
我絕對不會讓你這上進的孩子失去學習的機會的

雖然也不見得要我教才行 也許別人教得很有系統好吸收
但只有我們可以粵日越有機吧 這是我倆專屬的特殊關係

三點下課去總務處借碩士服 結果已經沒有了

承辦阿姨說 四月底有發文到所上 不過我確定沒收到就是了

圈內同學也是這樣說 他做事比我細心 也比我值得信賴
很失望地跟他說這個消息 彼此聊了一下論文進度
照理說我跟他應該要很親才是 老抱怨自己沒什麼圈內朋友
有一個近在眼前的卻沒好好珍惜與經營
只能說彼此都承襲金牛的優良傳統 被動

他找我時 我會很樂意跟他聊 他也是 但沒事平常誰都不太主動閒聊
他是所上唯一知道我曾經喜歡研究所死黨的事情
我應該也是唯一知道他的事情的同學吧

總之口試通過之後 我要好好彌補很多關係就是了
雖然口試完也無法完全放鬆

但至少生活步調 重心跟現在相比好多了
應該可以有閒處理好很多關係才是


最後兩堂統計內容幾乎裝不進腦子裡 我還是把筆記抄完
統計真是有夠難的 瞻之在前 忽焉在後
所以我沒翹過統計 但還是聽得模模糊糊的

連初會都有進步了呢 今天算報表老師還誇我會算呢
說實在的我只有上課才碰初會


不過最近忙財務報表分析的事情
有些牽扯到高會
OMG
所以我才有點想擺爛 
硬著頭皮畢業
因為我知道如果這學期沒畢業 我跟我老闆都會把論文標準提高

我下學期可能會繼續旁聽中會 銀行會計 銀行法規之類的課
我老闆輕輕放下的前三章 大概也會開始認真指點修改地方
屆時又是一學期的地獄時光 這時候我很慶幸我只有類處女的成分

否則我大概就會直接放棄口試吧 有又點嘲笑自己的初衷
想寫一本好的論文 結果適得其反

只能說像快樂星期天評審說的 選錯題目跟方向
選了個超乎自己能力無法駕馭的題目跟研究方法

寫到這裡吧 真的累了 Good job!!

 


 

 

創作者介紹

為了對你更想念

llly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