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當天事情太多 又絮絮叨叨 不吐不快 我就把它放在自介上 請習慣

 

夜奔高人府 處理電腦 談心 回憶往事 彼此的時光暫時推回國一年少

處女李董前陣子找我 提到他剛認識我時 還蠻討厭我的

他覺得我很高傲 對待高人好像是為了巴結他 利用他

我盡量客觀以對

的確 我會認識高人 並跟他相識 是出於利益上相互結合

我很窮 很愛打電動 也很會打電動

他當時口袋麥克麥克 技術普普

當時流行快打旋風 我跟他說 我幫你把那個人挑下來 我們一起玩

高中以前的我是很臭屁又愛現的 所以人緣很差

再加上我像隻好勇鬥狠的雄雞般

在課業上力拼第一 在電玩場上技戰群雄

身邊只有對手沒啥朋友

 

因此 認識高人改變了我 我漸漸不一樣

一開始跟他只是電玩上交換利益的關係 但他大方的程度卻遠超乎我的想像

他常帶我去萬善同 萬家福 夜市玩遊戲 吃東西

我當時沒什麼朋友 所以難得遇到一個不拘小節又如此包容我的人

我就時常黏著他 去他家找他

他媽很厲害 一開始就看出我是gay

在我對自己都還懵懵懂懂的時候

所以有一陣子他媽不讓他跟我來往

我跟他要偷偷摸摸見面

我時常想念他 但很奇怪 我對他從來沒有愛的感覺

就是一個顧人怨的人突然得到救贖的興奮

高中我念某所台北市知名的學校 他念高職補校

但我從來沒有在這方面對他有所歧視

我很想教他功課

但他太飄忽了 我話常講到一半 他就被其他東西吸引了

不過他爸媽也沒這樣排斥我了

人生在世 名利富貴不可不求啊

 

我的高中生活 是我人生當中最美好的時光

我的霸氣依舊 特別是我第一次段考就拿到班上第一時

但我這時很怕被別人排斥 很怕自己的某種光芒傷害到別人

我變得謙卑起來

我記得那時看到自己是第一 心裡爽得要死 但馬上找地方躲起來

不想去刺激別人

但還是事與願違 第二次段考 我自己貪玩 成績開始退步

結果有好幾個人跟我說 你這次不會第一的

很多都是我平常不知道他們存在的同學

因為我的個性比較內向些

加上上課都是專心聽課 下課都是自己過自己的

不然就只跟少數朋友一起行動 班上多數人我都不熟

結果那次我拿到第七 我內心感到萬分憤慨

不是因為只拿第七

只是沒想到如此低調行事還是莫名的樹敵

我開始強化最弱的數學 期末應該前三吧 我猜

下學期我更積極去補數學 並跟一個數學高手電話討論功課

結果那次我拿第一 沒人敢跟我嗆聲了

第二次稍稍滑落 變第二

期末又是第一 人緣普普

我記得提名班代表時 有人提名我 但票數非常難看

雖然我真的沒有主動得罪誰 卻就是不討人喜歡

 

高二 又是我人生的另一轉捩點 我念的是文組的升學班

各班強豪齊聚一堂 幸也不幸 我沒拿過第一

現在還有聯絡的文嘉 蛤仔 阿彬 阿龍 曹公 都是當時同班同學

 

高二是我文治武功最發達的時光 雖然沒拿第一 但還維持在前十

有趣的是 很多人在轉班之前就認識我 我卻還是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我不太會主動跟同學搭訕 所以都是愛交朋友的人才會把我列入朋友名單

 

那時候運動量超足的 高一桌球 高二羽球 後來迷上籃球 幾乎天天打

我運球很爛 因為我跟櫻木一樣都是高中才碰籃球

但我抄球 火鍋 中距離 還有強烈鬥志下高昂的求勝慾望 都是我的特色

後來當兵跟營長、連長等官僚打球 我也是毫不放水

有次蓋了營長的火鍋 他笑笑跟我說

「姚明你是全營區第一個敢蓋營長火鍋的人」

白目的匹夫之勇 所以菜時被學長班長玩 老時想爽爽不到

要不是我時常駐外單位支援 我大概會痛苦地過完一年八個月吧

 

每次玩到精疲力盡 臭汗淋漓回家 梳洗一番繼續與書本相親

我從小就不覺得唸書痛苦 即使面對的是冷僻的教科書

我聽我媽說 我四歲才會講話 一會講話 就問東問西問不停 對世界充滿好奇

 

大學聯考前夕 我跟我家人說我想去補習保證班

因為當時我就想念日文系了 第一志願是政大日文 T大我有莫名的排斥感

也許知道高處不勝寒吧 所以學會退一點 但還是要高

第二次模擬考 我就考了全班第一 一樣九成的人我都不認識

我本來就很強的歷史 考了好幾次九字頭 數學也60

躊躇滿志之餘 下課常往重慶南路跑 看日本相關研究的書

聯考放榜成績不差 但離我的第一志願少了七分

我到一所理工聞名的外文系報到 當時英文不好也不差

傳統訓練下的我 聽說幾乎不行 讀寫馬馬虎虎 卻沒有歸屬感

 

我大學五年有四年念倒數

我又白目跟室友come out

因為我不喜歡說謊 所以我就主動承認

結果我讓自己走入死胡同

我像一匹獨來獨往的孤狼

不同的是 少了往日的神采

頹喪 步履蹣跚

 

我到大四才把心放開 積極主動認識圈內網友

所以我的經歷真的淺又少

始終站在一種奇妙的位置上看人性

我不會排斥任何人 但在無形當中設下重重關卡 讓他走不進我真正的內心

喜歡我的人很累 因為我很少主動給予承諾 除非我認定了

我喜歡的人會很幸福 不過沒人這樣想過 我也被傷了幾回

療傷期 當兵前那個 一年多 考上研究所那個 度爛他 所以氣多於愛

我的水瓶直死黨 無怨無悔卻也無奈了一年

最近認識的 莫名其妙卻還是希望他回來

 

當兵是我另一個轉捩點 不是交到很多朋友 而是很多想法觀念變了

越來越堅強 越來越包容 對未來充滿規劃

我這幾年做的事情 很多都是當兵時就想好的

當兵代表作 支援期間三個月 六日週週放 早上六點學開手排 晚上六點學韓文

 

我那時看了富爸爸窮爸爸這本書 更是改變了我今後一生吧

因為數學不好 所以選填志願 一律不考慮商科

我主力放在日文 外文 跟資管 因為我對電腦電玩超有興趣的

中山資管 0.25分左右沒上

敝校可說是理工菁英集散地 人文的沙漠 只有一個外文系 跟藝研所吧

想念經濟學 請去管科修輔系 一半理工 一半商管 我兩者皆不行 所以很沒安全感

但我看了這本書之後 我才知道 我不愧是金牛座的 天生就有理財的頭腦

只是從小家裡窮 沒財讓我理 加上先入為主排斥商科

看完很多觀念迅速吸收運用內化 跟原先念商科的同學相比觀念想法截然不同

 

T大經濟系畢業的阿龍 談他的本職學科 條理分明 觀念清楚

但當輔導長累積十多萬的積蓄 可以一年多就莫名蒸發

 

F大會計系的阿彬 在會計事務所待過 現在在某家銀行當企金襄理

會算公司的帳 自己的人生、金錢 卻要老母細細詳查 逐一回報

瞧不起基金績效 想玩股票卻又不敢進場 雙魚座不切實際的浪漫主義啊

 

J大工管系的蛤仔 也是雙魚 也修過管理科目

我幫他組裝一台適合他的電腦 幫他省了五千多 他成為第一個敢投資我的人

他的理性考量著眼於感性的信任 我也沒讓他失望 特別是去年

 

高人 享樂主義的雙子 錢來來去去 他房間裡面 不要的東西 都可以搜出好幾萬

所以我才想幫他把舊零件裝成一台台的電腦賣 他比我早接觸經濟學

卻沒有因此強化自己的FQ(財商) 不過他也是我的三股東了

 

處女李董 學歷不高 但博學多聞 我跟他時常展開種種思想的辯論

他喜歡注重細節 挑剔細節 但思想上見樹不見林 行動上恰恰相反

當時他認為這種書是騙錢的 而基金是騙人的投資工具

他努力往右邊象限的就業(B)著手 卻有點高瞻遠矚

想把他往地面拉回來一點 卻要跟他促膝長談好幾個小時

我好想結束這些談話 我還有一些書還沒看

 

但我也覺得他遇到我就像我遇到高人一樣 都像困境中抓到浮木般欣喜

我不忍打斷他 他還蠻容易受傷的 這點我們金牛就比處女好些

我受傷時 我不說 周遭的人都看不出來 就算看出來也不知其所然

李董就會採取爭論到底 要說到人家認為他有道理才肯罷休

跟我研究所某個顧人怨的處女廖大很像

 

所以上次夜訪高人府 我問高人 你覺得我跟李董誰比較難相處些?

結果他說他跟李董是互相漏氣求進步型

我是平常都很好相處 但某些原則千萬不能侵犯到 否則會發很大的脾氣

真是一針見血的評論 不枉相交十餘載啊

 

我說給李董聽 他又把對他的評論修改了一番 我聽聽不置可否

我只告訴他 我們心裡面 對高人產生的不滿跟摩擦 他都沒有放在心上

也許他處理上不夠細膩 但他很珍惜我們間的友誼 所以我們應該學習更寬容些

李董同意 但我們能做到多少 其實我自己也打上一個問號 ?

水至清而無魚 人至察而無徙

我們若能多站在別人立場想 體諒別人

這樣誤差跟摩擦 以及內心的起伏會變小吧

 

我又用星座的分析跟高人說 其實這也跟相性有關

我跟李董雖然最近才熟 但我們都是土向的

雖然我很怕他的爭論不休 以及過份重視細節等方面

但畢竟我們很多價值觀跟想法會相近些

就像他跟阿龍都是風向的 所以他們很快就擁有一份我跟高人認識十餘年

都培養不出來的默契 以及相似的價值觀

 

本人金庸 三國 韓劇都可以做出類似的星座人物分析以及月旦品評

所以之前大長今開始演時 我三不五時打電話給曹公 談論當天劇情

還相互腦力激盪 看電視既看劇情 也看拍攝手法 並做深度思考 一心多用啊

 

不過也許是思慮過多了吧 所以想著想著 高人很快就進入夢鄉

我卻時光一幕幕倒退 胡思亂想起來 四點多還睡不著

拿之前他們燒給我 寅成卑劣的街頭前半部來看

關於這部我有若干感想 下次再做介紹

看著帥氣中掩藏不住可愛氣息的寅成 我甜甜進入夢鄉

快八點卻自動清醒 看完男生女生向前走 我繼續微笑入夢

 

十點多 高人看我醒覺 就託我去幫他到博愛路買鏡頭

我順便去重慶南路買書 到家裡附近電影院拿辦寬頻有線電視送的儲值卡

回到家 幫高人拆NB 賣記憶體

編製過去投資績效表 現今資產配置總表 給高人以及諸家姊姊們看

我大姐問起國際情勢以及投資標的 我竟能對答如流 我覺得我真的進步了

我要努力考證照 當符合我要求的理專 並做好我認為應該具備的專業以及服務

 

我大姐跟我說 市公所的獎學金也下來了 真感動 有託人說還是有差

上學期平均92 沒下來 這次平均95 那承辦人員還跟我姐說

念到研究所 還可以拿這麼高的成績真是不簡單

其實我二年級大部分的課 多半跟所上無關 多為大學部的課

也就是我拿研究所的時間來念精簡版大學

所以我這一年的第一 還蠻一步一腳印的

二下韓文與經濟學98 為自己的表現感到驕傲與自豪

 

我被我的老闆念 他認為我很努力 但效率不足

我啞口無言 而且我有點怕他

我前幾天要去面對他時 我還跟水瓶助理說

其他同學做一台Matiz就可以兩年畢業 我只想做一台Camry 他卻想要我做一台Lexus

當然我本身在某些領域也專注完美近乎苛求

他不用逼我 我也會自我約束

只是每次都被他潑冷水 潑到恐懼了

但他聽我說我怕他 他敲我的頭 要我不要給自己那麼多壓力

先寫些簡單的研究動機 還有蒐集相關資料 再跟他討論 希望一切順利啦

 

晚上阿龍來玩我的iPod Nano 李董在旁邊見識到我的超高潔癖

我本身不是很愛乾淨 房間普通亂 普通乾淨 但總有些聖域 是纖塵不染的

他看到我的Nano 果凍套 保護貼 外加一層塑膠透明套

底部用刀片微微切開 這樣插耳機以及充電都不會沾染灰塵跟指紋

最後再用一層黑色布帶保護 使用時我輕輕碰觸按鈕

被阿龍吐槽這台很難用 結果他自己把玩一會 他才發現蘋果的魅力

說我太小心了 轉老半天 轉大力又不會壞

沒辦法 我真的沒辦法 我就是沒辦法忍受它受到任何傷害

所以我對自己喜歡的人也是這樣心態 其實我對我自己也是如此心態吧

所以我看起來溫和古意好欺負 但其實很會保護自己 卻仍不免受傷

看起來很悠哉愜意 但內心總有份愛跟美

時時刻刻渴望它能得到充足的灌溉 成長茁壯

 

但人的變數太大 唯一能掌握的部分只有自己

所以我努力充實自己 修正反省自己

日後會遇見什麼樣的人 機關算盡還是無法預見

一切隨緣吧 秉持自己良知良能 勇往向前吧 我相信天不會辜負我的!!

創作者介紹

為了對你更想念

llly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