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_為了對你更想念(粵)

作曲:雷頌德  作詞:黃偉文  編曲:雷頌德  監製:雷頌德

 

  不放開  不等如愛  偶爾懷念  竟比見面精彩

  一邊看天  一邊看海  縱使分開一百里  沒有分開  woo ~~~

「為了對你更想念  才企越來越遠

  還是太易愛  有一點想  走鋼線  woo ~~~ 」

﹙平日每日見  有點驚險  豐富點﹚

『和我相戀  不見我幾天  才懷緬

  行遠一點  可會有點酸  抑或甜

  闊別時被記得三數天  不過是我  小小志願

  能否好心  替我實踐』

  

  絲襯衫  多麼柔軟  你已除下  假想我在身邊

  觸得到的  摸不透的  其實只差一兩吋  就看得穿

「為了對你更想念  才企越來越遠

  還是太易愛  有一點想  走鋼線  woo ~~~ 」

﹙平日每日見  有點驚險  豐富點﹚

  從耳朵邊  感到你雙肩  微微暖

  猶似聲音  找到了畫面  般自然

  兩份期待  隔空的上演

  幾個熱吻  一種掛念

  暇想非非  哪怕路遠

 

不放開 不等如愛 偶爾懷念 假想你在身邊

 

=============我是分隔線=============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阿Brian介紹給我的

他是一個香港僑生

在我研三的時候 因為論文寫作需要 跑去修會計認識的

人與人間相會的緣份總出於偶然 等你意識察覺到時不覺莞爾

他坐在我正後方好些時間了 但因彼此不熟而很少交談

有一次他們會計實習課與正課對調 我進來的時候他們正在放影片

本來我聽到沒有上課正打算要走 不小心跟他聊了幾句

發現他的口音不太一樣 才知道是香港來的

又多問了幾句 他也很喜歡聽黎明的歌

一種平生知己難逢的悵然感覺

讓我突然間變得熱血沸騰起來 不自覺跟他越聊越多

聊到了這首歌 也聊出了一段單向的感情

 

有次上課他跟我借iPod Nano聽歌

他唱了這首歌給我聽 乍聽之下沒什麼 畢竟我也聽不懂歌詞的內容

回到家之後 越咀嚼越有味道 不自覺多聽了幾遍

此後 每次下課時幾乎一人一耳邊聽邊聊 我順便問他一些廣東話的事情

80 90年代是港星大舉來台的時代

在台灣歌壇不乏許多口音奇怪排場很大的港星

不過在這些港星當中 我只對一個人有感覺_黎明

十年前提他可能得花費一段唇舌替他辯解

現在提他可能得花費一些時間解釋他好在哪裡

不論如何 我喜歡他真誠不做作以及帥氣又充滿風采的一面

每聽他的歌總像坐時光機般1992 93 94....

 

很多歌曲都可以寫出一篇篇的心得

比如說關於這首歌的故事 聽這首歌的想法

某段生活軌跡所歸結的主題歌等 

雖然他在歌藝方面無法跟歌神相提並論 也唱了不少芭樂歌與商業歌曲

都無損他在我心中的地位

以前也有參加過若干歌迷活動 也當過版主

撒花粉絲文也寫了不少 護航筆戰文也不遑多讓

 

當時很多粉絲興高采烈在網上分享紅堪演唱會上黎明有多帥 演唱會有多精彩 

唧唧喳喳 絮絮叨叨分享他們從香港帶來的戰利品 以及香港朋友的想法與意見

聽得我也很想有天去香港看演唱會 也能操著廣東話跟粉絲暢談Leon

因此當我遇到「正港」的粉絲時 心中的欣喜與悸動無法言語

對他的好感與不由得流出的情愫也與日俱增

 

日子一天天過 其實那段時間我是苦悶的 緊繃的

隨著論文寫作即將付梓 壓力也跟著大了起來

終於我順利通過口試了 準備要畢業了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他 一開始他還沒會意過來 畢竟言語上還有些障礙吧

後來他聽明白了後 他也開始感到難過 有些依依不捨了

我當然加倍不捨與傷感 但我內心也開始排練著該怎麼說再見?

還是鼓起勇氣硬著頭皮跟他告白?

雖然直覺上認定不適合的機會很高 但為了不留遺憾 我還是願意賭上一把

 

6/28他生日那天 我在電話上促狹地逗他

兜了好幾個圈子就是不提生日快樂這個字

還作勢要掛電話 終於他有點著急 告訴我今天是他生日

我也故作驚訝 唱廣東版生日快樂歌給他聽

想問他下午有沒有空 我「正好」要去學校一趟 可以順道去找他

並準備拿給他昨天就買好的生日禮物

順便跟他說一些我很想說他不見得想聽的話

不過他早已被他同學約走了

我在學校等到晚上八點多 不過因為續了好幾攤

所以當天禮物沒送 話也沒說就回家

 

我是一個很容易灰心的人 特別是遇到本身難以掌握的事情時

我也很相信緣份這檔事 所以稍稍被打槍或是事情不如己意就穿鑿附會牽拖

認為這是上天不想要你這樣做的關係

期間我也想就當好朋友吧 也許這樣可以留住一個人長長久久

友誼可以隨著時間醇化醞釀而越見甘美

不過慾望支配著我 總希望可以有著微乎其微 釋放的機會

因此之後一次次的見面 我總想找機會跟他表白

但話總是梗在喉嚨而語塞

 

有一次他電腦壞了 我幫他檢查了一下發現電源供應器壞了

我拿我朋友的先給他應急 再去光華商場幫他拿送修回來的

順便加個記憶體 以及較大的硬碟 

 

我想趁著這個機會 把話說出來

因此在前一天 我把我有的黎明全集cd壓成mp3

把電影演唱會原振俠等壓成酒精可讀取的映像檔

存在要拿給他的硬碟裡面

想說如果以後沒有什麼見面的機會

至少我沒有什麼遺憾的 也沒有什麼東西忘了拿給他

幫他弄完電腦之後 一邊講些有的沒的 一邊心裡想該怎麼開口

無奈越想越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看著時間一分分流逝 也快要沒車坐回家

我開始用比較嚴肅的口氣告訴他: 我有些話想告訴你 你願意聽嗎?

他的情緒可能還停留在我可能會趁機給他獅子大開口

收取高昂的維修費用而有些恐慌中

我跟他說 其實我係基佬 他愣了一下

我又說 其實我很喜歡你喔

他身體震了一下 oh my god脫口而出

但從他的臉上看不到任何驚恐厭惡反感噁心等不足為奇的反應

不過他也試著把話題岔開 也許真的是太尷尬了 我只好順著他的話聊

我也不想為自己辯解什麼 有一種求仁得仁的奇怪想法從腦中流出

喜歡有錯嗎? 即使將被發卡也不能判罪吧?

不過終究他沒有說出或做出任何讓我反感的言語動作

他把我當作一般人 即使我的一般終究不是他的一般

即使沒有明顯的拒絕 卻也沒有更進一步的肯定

回到家裡 寫寫日記 紀錄著慌亂與忙碌的這一天 想想以後要怎麼面對 

我也在MSN上將暱稱改成以下內容:

やっと勇気出して告白した。結局は予想通り同じだけど、冷静すぎる反応をびっくりされた。なんといっても、幸せになってね、愛しい人よ。僕も幸福の道を築くために一生懸命頑張るよ。ありがとう!!」

(總算鼓起勇氣告白了。雖然結果就跟之前所想的一樣 不過總為對方過於冷靜的反應而嚇了一跳。不管怎麼說 還是祝你幸福 可愛的人啊!我也會為了構築自己的幸福之路繼續努力 謝謝你)

 

以為寫成日文就沒人看懂嗎?

才怪 隔天他就跟我表明他的立場 他喜歡的是女生

其實我也知道一切 只是缺乏一個再確認的動作而已

把話說開之後 我很期待他可以告訴我: 

若不能在一起 那彼此的關係可以維持在什麼地步?

我該自矜自持到什麼地步?

他沒有具體告訴我該怎麼做

我也聽不到我想聽到的: 「雖然我們不可能 但我們還是好朋友」

因此我把決定權交給他 

我讓這段人工有添加的關係回復到原來的關係 讓緣份微調彼此的互動

此後我便沒有主動跟他連絡 如果他願意 我自然也願意

但如果沒有 那就交給時間稀釋吧

 

今年他生日 我有傳了封簡訊到他手機 結果發現他手機不通

我想他可能換號碼了 晚上我看到他在線上 考慮要不要跟他說聲祝福

終究還是沒有 我把它歸結於緣份的欠缺

 

就這樣渾渾噩噩恍恍惚惚 彼此過彼此的 像兩條拋物線

彼此曾交會在某個時間點 但終究有錯開的時刻

嘿 吊詭的是 拋物線是有機會交於兩點呢!

 

最近我比較常上MSN  看到 Kenny 看到他暱稱副標題寫著心傷69天

想起他過往不順遂的感情路程 我想大概又是一段想愛而不得的悲慘輪迴了吧

一問之下果然也是如此 五年前跟我是如此 去年如此 前年如此

我知道他很努力與用心 想要愛其所愛 全心全力的付出

不過方法不對 再用心也無解

開導了老半天 好像已經知道該怎麼做會比較好了

跟他分析勸說的過程 我不由得又想到了與阿Brian的這段過程

就把以前寫的又拿來看了看 一些埋藏的記憶又出現在眼前

 

今天又遇到一個一年多不見的Pao 彼此互相聊了一番

他找到一個很真誠對他的人 我想沒意外的話 應該可以很穩健的經營下去吧

意外發現他也有在看超偶 而且都很喜歡艾成跟Sean

我就告訴他 我還在猶豫要不要寫部落格文章以及一些超偶評論的文章

由於他有看過我以前寫的一些日記 隨筆之類的

所以當然是很樂觀其成 鼓勵我好好寫作

我是很怕寫一寫又關站就是了

所以調整心態是很重要的 才有辦法好好經營部落格

也順道跟他聊了一下跟阿Brian的互動之類的 他認為我的行動太縮了

我卻只是害怕跟找不到保持聯繫的動機

終於在他的「鞭撻」之下 我鼓起勇氣敲了訊息給他

也許是太久沒聊了 所以「quota」累積了不少

聊了些近況 問他手機是不是換了?

6/28那天有打傳簡訊給他 想跟他說聲生日快樂 結果發現電話不通

他說他手機回香港的時候掉了 他又給了我新的手機號碼 也跟我要了電話

順便問了我生日 也許是基於公平原則 他不喜歡欠人情

我開玩笑說 明年看你的誠意啦

其實在這一刻我就已經滿滿領受到了

他說他明年打算去美國遊學 所以在準備口試以及一些資料的樣子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要準備期中考試 他找了他們班第一名教他財管以及財金

也順便問了我一些美金匯率以及簡單的國貿的東西

一開始我還有點心虛 因為我沒學過國貿

不過所幸還算勉強應付的來 也算是有解答他若干疑惑

 

我好想多聊一些 好想多溝通確認一些 卻也希望對話可以快快結束

too good to be true 總讓我莫名不安起來

後來他朋友找他一起去吃飯就結束這個對話

果然拋物線是有兩個交點的

我想明年他去美國之前我會好好給他餞別的

我希望這段緣份可以有好的句點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了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一切都出於偶然 不是嗎?

 

附錄:

徐志摩  偶然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創作者介紹

為了對你更想念

llly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